越人歌

我只是个萌萌哒的糙汉子(´・ᆺ・`)

这是一个关于怎样当好一个神助攻的故事以及攻略

就是整篇的扯皮(写完之后真的觉得自己扯皮能力越来越强)
希望今天仙阁能战胜自己,打出水平
希望大家开弹幕的时候冷静一点
文笔依旧渣。各位看得能开心一些就好。


这个群的名字叫做:关于怎么在kpl职业圈里当好一个神助攻。

四爷:这个群里有人吗?我今天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七杀:这个时间点讲故事,四爷您在搞事情吗。
四爷:不在基地的人不要讲话。
七杀:……
诺诺:……

小羽:XQ基地发生了啥?(吃瓜看戏.jpg)
雨雨:(一同吃瓜看戏.jpg)

玛雅:……四爷,你最好别让泰神发现你在爆料。不然我估计我们队过几天训练量得加倍。
四爷:爆料怎么了?爆料怎么了?都这个时间点了,他敢做还不让人说了?
Ku:……唉。不说了,都是泪。

老帅比:这么晚了排位打完不是该睡觉了吗。
喵喵喵:坐等看阿泰的大戏。

渝神:梦老师这么懂的吗。

拖米小可爱:四爷快爆料!
路西法:拖米你冷静一点,不要一听见八卦就这么激动。

九爷:(准备好小板凳.jpg)
我是瓶盖他爹:(准备好小板凳.jpg)

四爷: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有一只猪,在发疯。这两天XQ不用训练,然后有的人回去了,剩下一群人在基地简直要翻天。我跟你们讲,那只猪今晚不知道跟谁出去鬼混聚餐,然后回来的时候估计是喝醉了,一直在那瞎嚎。

无痕:……我好像大概猜到了些什么。说了啥?
悍匪:同在基地的我好像也猜到了什么。
神男:等等,我也……

猫神:被炸出来的我。
伪装:被我家陈正正炸出来的我。
倾城:被上面那两个炸出来的我。

我是瓶盖他爹:这个群,关系这么混乱的吗?

渝神:我突然猜到了。阿泰在打电话给辰鬼表白吗!?

四爷:……
Ku:……
无痕:……你猜对了。而且声音贼大,辰鬼死死把手机捂住都挡不住这个人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猪叫。怪不得四爷要爆料。是我早把这个人扔基地外面了。

猫神:……哇。
伪装:……哇。
倾城:……欸?(对我就是要破坏上面这两个人的队形)
老王:哇。

倾城:……王哥。你什么时候进的群,为啥我不知道?
老王:我一直都在。

渝神:王哥高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八卦蠢蠢欲动的少女心。
老王:渝神请闭嘴。

流苏:欸!你们的重点为啥在王哥身上!难道不应该在泰神表白辰鬼这件事情上吗!?@倾城@渝神
喵喵喵:emmmm……我不太懂这群gay的想法。
兰息:亏我一直以为辰鬼是个喜欢36D肤白貌美善解人意妹子的直男。结果居然看上了阿泰这个两百斤的胖子。(手动滑稽.jpg)

悍匪:……咦?你咋知道辰鬼答应了?

小小飞:!!!!?????答应了!!!????什么鬼?辰鬼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这是个玩笑然后敷衍过去吗?
兰息:你不知道辰鬼一直暗恋泰神吗。

老帅比:+1。
喵喵喵:+10086。小小飞你还是太天真。你没见过阿泰跟辰鬼私下里多奔放,完全放飞自我。别看辰鬼在外人眼里看起来特别害羞,他跟阿泰那个人的互动经常骚起来完全让你无法想象。

拖米:求爆料!
路西法:求爆料!话说四爷不见了?

四爷:辰鬼刚打电话给我说他一会儿过来把那个胖子拖走。
玛雅:感觉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感谢辰鬼。

拖米:求爆料啊啊啊啊啊啊!!

四爷:那我稍微讲一个事情吧。你们有没有试过被同性亲完之后一点都不嫌弃然后还很害羞地笑?
无痕:直男表示不敢想象。
四爷:对不对?就是如果你对这个人没有想法的话,他亲你你肯定觉得就是好兄弟之间的玩闹啊,然后很嫌弃地刷一波嘴炮就没了。就反正是各种嫌弃啊总之。但!辰鬼啥都没有!他有一次跟阿泰,一不小心,嘴碰上了,当时我们这群旁观者都懵了!!我们当时心想这太特么尴尬了,辰鬼应该也很尴尬吧,结果,事实恰恰相反!辰鬼啥反应都没有,抿着唇好像有点害羞,朝阿泰笑了一下低下头就走了!

喵喵喵:……你们可别提了。我当时也在场。感觉自己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你还记得阿泰后来的表情吗?@四爷
四爷:……一脸傻笑。(不想回忆.jpg)
玛雅:疯狂痴汉笑。(丑拒.jpg)
老帅比:本来就是双下巴还那么笑,结果就是下巴和脖子简直混在了一起。五官简直都要看不见了。

雨雨:……泰神没有这么夸张吧?他不是只是后面那场比赛特别亢奋然后二比零零封对手吗?
小羽:你这是越描越黑吧?哈哈哈哈哈哈。既然雨雨都爆料了,我也忍不住要说几句。

拖米:(手动滑稽.jpg)你们都安静,宋叔叔要说话了!
路西法:拖米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
小小飞:拖米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
瓜皮慈父:拖米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

小羽:……寒夜来了,让寒夜讲。(你们就是欺负我长得可爱.jpg)
寒夜:他们俩的狗粮能讲三天都讲不完。我也不知道为啥阿泰总有空来找辰鬼出去不是吃宵夜就是瞎浪。XQ晚上都不用训练的吗。然后我也不想知道辰鬼为啥一提到阿泰就跟个小媳妇一样害羞地抿嘴笑。这到底有啥可害羞的!
老帅比:心疼前任教练一波。
喵喵喵:心疼前任教练一波。

瓜皮慈父邀请“屿秋”进入此群

屿秋:这个群咋这么热闹?
瓜皮慈父:在说辰鬼和阿泰之间的狗粮。
屿秋:……那我还是退群吧。我不适合参与这种没有单身狗人权的活动。(微笑挥手.jpg)我真的完全不想回忆早上被阿泰打给辰鬼的morning call吵醒的日子。有一个无痕的好想你已经很崩溃了这边还要来一对?所以你们大概知道我为啥要转会了吧?(疲惫而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老帅比: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知道了。(滑稽.jpg)

渝神:我觉得,我也应该来一波。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官方请我们出去玩?
伪装:记得。去了哪来着?海南吗?
猫神:对,海南。

渝神:但他们俩没去。
老帅比:我没记错的话阿泰跟我讲他不去是因为他心情不好想待在基地睡觉。
无痕:我没记错的话北辰跟我讲他没去是因为他身体不太舒服想留在基地休息。

倾城:……然后呢?

猫神邀请“飞牛”进入此群

飞牛:然后呢?
拖米:然后呢?

四爷:然后?然后突然那个两百斤的胖子发了一张照片,他在鼓浪屿的自拍。我们问他跟谁去的,他说他一个人。
小羽:直到北辰也发了张照片。拍的也是鼓浪屿的海滩,只是一不小心把阿泰的背影拍进去了一点,然后就被我们认出来了。
渝神:这两个人才说他们俩只是刚好碰到了。反正我是不太信的。

喵喵喵:我也不太信。两个基地都在上海的人碰巧都去了厦门旅游。
路西法:我觉得寒夜说的泰神拿了冠军就开着宝马挂着大金链子去接辰鬼要成真了。

老帅比:你们是没看见,第一季集结吧王者总决赛那几天,这俩天天腻在一起,各种嘴炮,要不然就直接上手。从成都离开那天还是阿泰去接的辰鬼。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打电话问阿泰要不要离开之前跟辰鬼一起过来跟我聚一次,阿泰说可以,他正好在去接辰鬼的出租车上。(微笑.jpg)我当时没管好自己的嘴,多问了一句,现在接教练的车都变成了出租车?结果他回答我,他跟辰鬼一起的飞机,辰鬼想多睡一阵子,所以他自己打出租车去接他。

喵喵喵:心疼被猝不及防撒狗粮的你。
老帅比:我也心疼我自己。(微笑.jpg)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别随便问别人为什么。因为你随时都会被一波狗粮。

四爷:辰鬼终于到了。快把这个醉鬼弄走。
玛雅:有机会让他们两个请吃饭。
无痕:你确定?他们能把狗粮撒到你撑,在你动筷子之前。而且你不太了解他们两个,他们撒狗粮是非常自然并且毫无自觉的(蜜汁微笑.jpg),他们觉得啥问题都没有的互动在我们眼里基本上都是撒狗粮。(微笑.jpg)
四爷:附议。
渝神:+1。
老帅比:+身份证号码。

拖米:是吗?
小羽:我下次发段录音给你。保证你被噎住。
拖米:……算了吧算了吧。

四爷:阿泰那个醉鬼把整个人都快要挂在了辰鬼身上了。
拖米:有点心疼辰鬼的腰啊。

瓜皮慈父:别一言不合就开车拖米,群里还有未成年。
拖米:……(exm?)

四爷:嗯。这个两百斤的胖子还在丧心病狂地嚎叫着左斌是我女朋友。
玛雅:泰神估计要完。
无痕:不是估计,是肯定。

四爷:……!!!挖槽槽槽!!!辰鬼!!!

七杀:刚去洗了个澡,一回来四爷咋变这样了?
玛雅:我理解四爷。辰鬼为了把阿泰哄安静亲了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亲,了,泰,神。

老帅比:不说了我要去发微信恭喜他们俩百年好合了。
喵喵喵:不说了我要去发微信祝贺他们俩早生贵子了。
渝神:不说了我要去发个九块钱微信红包让他们赶紧去领证了。

无痕:散了吧散了吧。过几天估计就能喝喜酒了。散了吧,都去睡了。

瓜皮慈父修改群名为“见证太沉cp成长的修仙群”。

来自kpl职业选手或者原职业选手直播间对于某对情侣天天虐狗的怨念小本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将就着看吧……
很多脑洞和想说的话也在里面。
尝试用周边人的语气和视角来描述他们之间的感情。
希望能更加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他们原本的性格。
以及,我还是深爱着他们。
无论未来要去哪,未来怎样。
他们怎样,我怎样。

顺便,还有好几篇不同的视角,可能会写拖米和路西法,这对昨晚把我萌到在宿舍尖叫你们为什么还不去结婚。

正文

小渝:
我真的不太了解他们俩都是男的,有啥可腻歪的。特别是没事就喜欢在别人面前秀恩爱。
啊,进了。不科学啊这个时间点居然排进了。
看来今天你们渝神我人品大爆发啊。

……啥?继续说阿泰辰鬼?
行。正好今天排得这么快,我心情好,就给你们转播一波我几乎每天都要吃的狗粮。
真的。不说笑。
感觉自己不是个单身狗每天都要承受成吨的狗粮。就特别扎心。

你们哪天要是去看老帅和梦老师的直播问他们阿泰和辰鬼他们能给你翻四个小时的白眼你们信不信。
别看这俩平时微博从来不互动。
你别看辰鬼从来不和阿泰在微博上说话,就以为他俩关系不好。你们要知道辰鬼这个胖子啊,很害羞。
对,就是害羞。他的低调就是源于害羞。

辰鬼,左斌,这个人。真的,说多了都扎心。
你去看看他的微博关注。
当初集结吧王者我们也录了这么久,这个人微博只关注了阿泰。
啥都不说了,这碗狗粮我一脚踢翻它好吗。

这个人还是个闷骚。虽然表面上基本不跟阿泰走得很近,但是基本上私底下问他和阿泰的时候永远都在各种黑阿泰,但别人又不能黑,只能他黑。手机里存了各种阿泰的表情包,没事就发一个。别人也发阿泰的表情包他就吃醋。
别人说阿泰他就得不开心。各种护。
说你不了解这个人。他其实很好人打游戏又打得很好。

好好好。你最了解他。可以了,这波狗粮在下先干为敬。

当然这种话他当然一般都不会当着阿泰的面说。
还有之前我很无意,真的是无意,毫无别的想法,找到了一个视频。

……好啦我就是为了膈应阿泰故意去搜的你们别刷弹幕了我眼睛疼。
也别去阿泰的直播间告诉这个人。

那个视频就是斗鱼直播的一个视频啊。
那个主持人问你支持XQ还是YTG,辰鬼说他站XQ,我当时想,这不废话吗。你跟阿泰什么关系全世界都知道了。
然后主持人问他是不是和阿泰有一点夫妻相,他居然还说啥,有一点?
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搞的啥。

估计是觉得阿泰看不到这个直播放飞自我了。

……啥?黑阿泰?我什么时候没有黑他吗?
自从他有一次在直播的时候一边暴露我真名还要嘲笑我的名字结果被粉丝截屏在我直播的时候给我发弹幕我就不打算和这个人好好相处了。

你们想听17年秋季赛他们俩发生了啥?
哇。17年的秋季赛啊,这真是让我不太愿意回忆的一个时候。好吧,跟你们讲一下。
其实真的没啥。
那段时间辰鬼跟阿泰两个人情绪基本上都不太稳定。经常大半夜的不睡觉,不排位,在外面瞎浪。特别是辰鬼。
你们也知道这个人比较乖宝宝那种类型。不太容易让人操心那种。
有几天基本上晚上反正基地找不到人的那种。

然后某天阿泰就给我打电话。
问我人在不在上海。
我说我在,怎么了。
他就说你去帮我盯两天辰鬼,我这几天抽不出空。

我当时就想,怎么会抽不出空。
因为那时候阿泰他们基地是有两天休息的嘛。有几天的休赛期毕竟。
所以我就想,这俩是不是闹别扭了。

我就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阿泰不肯说。
我就威胁他,我说,你再不说这件事我不管了。

阿泰就妥协了。他说辰鬼不肯接他的电话。
打到后来辰鬼直接把他拉黑了。

我当时就懵了。我心想这么严重的吗。
我跟辰鬼关系也挺铁的。虽然不像他和阿泰一样的关系哈。
我就觉得怎么样也得去帮这个忙呗。

当时诺言和伪装看到我拎着个包出去还以为我要离家出走。结果听我一说,诺言冷静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讲,小心一波狗粮。
伪装更过分,他直接把我推了出去还朝我挥手,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后来我觉得,这两个人应该是被一波过,才会如此对我。
因为事实证明,不要去管两个热恋中小情侣的闹别扭,因为最后受伤的一定会是你。

不过那段时间辰鬼的状态是真的差。差到我都觉得下一秒他就要撑不住的那种。
有一天他把微博里所有的关注全部都取关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他也不说。
跟阿泰那个混蛋真的是一个样。
还是无痕发了微信给我。
说前两天阿姨给辰鬼打电话,结果辰鬼打着打着电话哭了。他一哭全仙阁都慌了。一问才知道阿姨问辰鬼打不打算回老家,说家里人都想他了,想他能回去安定下来。
我是阿姨我估计也得急。
我就问辰鬼怎么想的。

他说他还想留在这里。跟这群兄弟一起打拼,就算不打电竞,他也想留在这个城市。
他说这个城市就算再不好,可这座城市有他最美好的回忆,有他最珍贵的梦想,有他最想留住的人。
我当时一听我就觉得不太对劲。
顺带一提,那时候那两个现充还没有在一起。还处在暧昧阶段。

我很没有眼力劲地接了一句话。然后这句话导致我现在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我那个时候就说,想留住的人不就去留啊,遇到喜欢的人这么怂干什么,你难道想带着遗憾和一个你毫无感觉的人过一辈子吗。

对,这是这句。想想还是觉得好气。
后来辰鬼就和阿泰告白了。当然是那种很隐晦很隐晦的告白。拐了估计十八个弯的那种。

不过严格说起来,也没有隔得很近就告白。
告白大概是,辰鬼退役之后回了趟老家又跑了回来,粉丝问他为啥回来的时候,他说的那句因为这个城市有我放不下的人和梦想,是这句吧?
我不太记得。我实在不太想记得这两个人发过的狗粮。

就因为这句话!所有人都怂恿阿泰去告白。
阿泰就写了封情书给辰鬼。
他一直跟我们强调那不是情书,不过没有人理他。
因为这封情书Cc还和老帅撒了个娇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都没给我写过情书。
啊,生气。
我都没啥狗粮可撒。毕竟我很低调。

辰鬼居然还写了封回信。不要问我内容。
我啥都不知道。你们可以去问四爷。反正据说他的眼睛都要闪瞎了看完那封回信之后。

所以他们俩的粉丝真的,也别太激动。
他俩该好的时候当然都会好好的。不好的时候,谁没有过不好的时候呢,撑着撑着就过去了。
而且他们两个现充经常去旅游。
跟我们讲他们在度蜜月。还转播。

他们两互相撑着,总会过去的。
我就不祝他们久久了。反正他们也会。
我说出来膈应得慌,反正他俩啥时候请我们整个kpl的选手吃饭我才给他们包个九块钱的红包。

直接去民政局吧。
不过他们俩可能也不在乎那本红本子。毕竟辰鬼有一百种管泰神的方法,阿泰也有一百种留辰鬼的方法。就看谁斗得过谁了。

啊,这么晚了,下播下播。
以及,这个直播是不是混进了一大群阿泰和辰鬼的粉丝?咋都在问他们俩呢?
你们下次可以去瓶子啊,老四啊,无痕小羽,拖米路西法的直播间多问问。
不过拖米和路西法我不建议。
因为你可能要吃两波狗粮。
容易腻。

好了真的下播了,晚安!⁽⁽ଘ( ˊᵕˋ )ଓ⁾⁾

特别想骂人。
渝神甩什么脸了?他打完比赛脸上都很疲惫没怎么露表情好吗?狂人问什么他都还是很配合的回答,他怎么就甩脸了?朋友这他妈是直播他们拼命打比赛撑到现在累的要命您跟我讲他在甩脸色?
甩你妈啊甩?
他最近过得怎么样您心里他妈没点逼数吗?
仗着自己在网络另一端随便乱说不用负法律责任是吧?
动动手指就能让别人几乎几天都睡不好让您特别有成就感是吗?
我素来不想在网络上表达我的愤怒。我怕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个键盘侠。
但我真的忍不住。
看到小渝现在空荡荡微博里的第二条内容。
看到狂人微博底下渝神有点委屈的说兄弟他们说我给你甩脸色了……
我真的瞬间炸了。
真的你们凭什么挑拨离间?
真的到底关你们什么事?
能他妈让我渝神过好他自己的生活吗?
大概就是这些。
看到渝神在狂人微博下那句话我真的没忍住哭出来。
替他委屈。替他难受。
特别想去怼那些黑他的人,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个上策。
于是只能更加坚定地支持他。

激动到直接哭了出来。
仙阁终于,让我看到了16年冠军杯他们的风采!
啊啊啊啊啊啊仙阁永远是信仰啊啊啊!!

太过分了啊!!!!
吞我红心和评论!!
lof是要上天吗!!!!
嗨生气╰_╯
@LOFTER小秘书

来自上海XQ基地扛把子全能战神阿泰的一封信

三观正(你滚)的我又出来叨叨了。
这是上篇,下篇我还没写。
你猜对了下篇就是辰鬼的回复哈哈哈哈哈哈。
至于什么时候有下篇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懒。(滚)
然后,姑娘们,少年们,我理解你们对于喜欢的人希望他们能赢的心情,但是你要想,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赢就会有人输,与其希望他们赢,不如希望他们能够全力以赴超常发挥,这样大家都不会有遗憾。所以真的真的不必难过,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去爱上那些残缺的不完美和失败。只有有了失败的对比赢才会显得珍贵。
以上。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鬼哥:
不知道该怎么开头。本来想问一下你最近过得好不好,但老四那个智障在旁边嚎说“他过得好不好你心里没点逼数吗”,我想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与其在信里问我还不如直接去找你。
但老四这么讲让我觉得他在试图黑我的智商,我难道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吗?信的开头不都是要装模作样(划掉)问候一下的吗?
于是我打算下次在游戏里单杀他五十次。(漠然的微笑)

然后我也觉得拐弯抹角不是我的风格。
所以我打算在这封信里直接向你表白。
但这不是一封情书!

我只是觉得,要是当面表白的话我可能会怂到转身就跑。
而且有些话不太适合当面讲。
只好写在信里。

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一些你可能不知道也不清楚的事情。

从第一天咱俩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你长得贼好看。虽然我知道长得好看形容一个东北大老爷们不太合适,但长得帅是我的专利。(任性脸)
所以你只能是长得好看。

没想到你游戏也贼六。虽然没我厉害,操作没我浪,英雄池没我深。但是也还凑合。
后来我们都进了kpl职业赛。

那个时候你还叫北辰,我也不叫阿泰,叫十二。
后来我去了XQ,你还在仙阁。
16年的比赛打得超乎想象的艰难。
大家都是第一次走上这样专业的竞技台,轮流面对不同的对手,打得快的一局十五到二十分钟,打得慢的二十五到半个多小时,多的甚至打到四十几分钟,往往都不会零封对手,三局打下来所有人都精疲力竭。

有一次我在台下看你打比赛。
那局比赛不好打。BO3的赛制你们打满了三局,无痕的脸上简直快老了十岁,只有你的眼睛里还发着光。
像浩瀚银河里永不坠落的繁星。

那是追逐梦想的时候,燃烧了热情才会发的光。
我第一次感觉,在我面前有一面镜子。
镜子里那头的人,他是这个世界另一个我。
那个人就是你。

最后争夺和超玩会决赛的名额的时候,我其实心里有点纠结。
我不想输。
却又想看到你拿到冠军的模样,会不会跟我想象的一样。

最后仙阁居然真的拿到了冠军。
决胜局打完的时候你哭了。从椅子上跳起来,虽然现在你死都不承认你哭了,但所有人都看到你红了眼圈。还有眼泪。
当然我是不会拆穿你的。

输了比赛的我那个时候心里居然有一点点高兴。
好像只要这个人能露出高兴的神色,就算天塌下来,我也帮他扛。
当然下次比赛我还是不会放水的。
那次只是些微的失误而已。

后来有个节目叫集结吧王者。
一开始让我去当教练的时候我是拒绝的,我心想,这么考验耐心的事给老帅多好。老帅那么一个老好人,这个任务丢给他多合适。
结果某天老四大深夜的打完排位跟我讲,集结吧王者已经有三位教练定了。
我当时也没多想,就随口问了句:都谁啊。
老四就说,就小渝啊,猫神,还有辰鬼嘛。
我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辰鬼也去?
老四白了我一眼,因为我把七杀给吵醒了:辰鬼那种颜值脾气又好到没话可讲节目组当然要把他拉进去。

然后我就决定,教练这种锻炼自己的机会怎么能给老帅呢。老帅已经可以当教练了,这种机会还是留给我磨炼磨炼自我吧。

于是集结吧王者的第四个教练就变成了我。

那段时间让你成长了一些吗?
应该是有的吧。
你很适合教练这个角色啊,我觉得。

看到李诞那个队被你努力地带起来。
你一个一个队员去指导分析他们的问题,比赛之前拼命给队员鼓劲打气,比赛之前努力给他们讲作战计划。

于是我好像又看到了16年拿起冠军杯的那个你。
骄傲的,会发光的你。

集结吧半决赛的时候,我们两个队碰上,教练下台的时候你好死不死来撩我。

握手,没素质你这个人。

我看了你一眼,看着你嘴角翘起的弧度,看着你笑起来会陷进去的酒窝,心想,这个人咋这么好看。
于是我反握了你的手。
下台阶的时候顺手把你圈怀里了。(不要在意身高差我不管搂你脖子也算搂怀里了!)
反正是你先来撩我的。

后来咱俩的队都拿到了去总决赛的入场券。
那时候仙阁和XQ都没能冲进决赛。
本来以为不会再去总决赛了。没想到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去成都的总决赛现场,还是和你一起。

之前试装的时候我还嘲笑你西装配运动裤。
结果那天看到你的时候,我想,你可以多穿几次西装,毕竟穿起来真的贼好看,至少比你那万年不变的阿迪达斯好看。(冷漠脸)

放狠话环节我说完狠话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这叫毛线狠话啊。
结果你连狠话都没有,直接一句没关系我们虽败犹荣嘛。
然后昕姐很懂的说了句:他俩在游戏里是cp是吗?

我看到听到这句话的你朝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的心脏突然就停顿了一下。

像烟花突然炸开。
绚烂了全世界。

总决赛比完之后,你硬是要我请你吃东西。
我饿了好吗老铁!
你这样跟我说的时候我感觉你在撒娇。

于是我就请你吃了火锅。
我完全没想到你巨能吃。
两个人吃了三百多块。然后你跟我讲其实你没吃全饱。

我当时就想这个人莫不是只猪吧。
幸好我的梦想就是养猪。

那大概是我离你最近的一段时间。
当然我不是说现在不近。
但我没办法像那时一样几乎好几天都跟你黏在一块。

从那时到现在,过了这么久。
起落我们都经历过。
跟在海里漂还抓不住一块浮木一样,在这座城市里浮沉,艰难地往前走。
我还记得那时候半夜三四点你给我打电话。
就是不说话。
我被你吓得睡意全无。

找到你的时候发现你坐在花坛边上,虽然没哭,但你的脸色差到看到的人都会想哭。
后来我坐在你身边,抽着烟。你看着我抽。

坐到大概快天亮的时候,你好不容易开了金口。
你说,你还撑得住。
顺便让我把烟戒了。

再抽下去你又要比我瘦了,多不好。
你淡淡的说。
我有点想打你。但又舍不得。

我说好。
好好打。

你没回话。只是抬起头又看了我一眼。

没过多久你说你想退役了。
我没拦你。因为拦不住。而且我也舍不得你再继续徘徊在失意和思乡之间。
你走的时候我觉得你瘦了很多。

还留在上海吗?
等我想通了,再说吧。

我不知道你要想通什么,但我愿意理解你。

后来你又跑了回来,成为了kpl职业教练。
有人在微博底下问你怎么回来了。

你说,因为这个城市有我放不下的人和梦。

于是,老四他们当然也看到了。
在你这个回答出来的后两天,他们轮流给我做思想工作。

老四说,你看看,这个人肯定是为了你回来的啊!
小渝说,这个人从来都不跟我们讲,一回来只通知了你,你看看这差别待遇。
无痕说,求你快把这个人收了吧。

于是在你这个回答出来的后三天,我受这群人怂恿,来给你告白。

左斌,我喜欢你。
我想从今以后,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你身边,拥抱你。
和你面对生活所有的天晴雷雨。
赶走你所有的不安。

我想和你走完你的余生。
我爱你。

                                                                落款:陈顺吉

————————————————————————
无痕:这是表白吗!有人这么表白的吗!这个人不怕被打死的吗!真是画风清奇的表白……还有你表白为了衬托辰鬼故意抹黑我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叫瞬间老十岁!阿泰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鼓励你告白来着!

追光者

花吐梗

顺带一提:事情是会有转机的。有些事情知道就好,听过就好,放在心上太累,不值。毕竟心就那么大,能装下的东西不多,为什么不留下最好的,而要把不好的留在原地呢?
一次直接定稿,懒得再修改了,毕竟我的国庆作业还没有动……
希望你们能继续骄傲而正面地喜欢他们
废话不多,开文

正文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微博来来回回地刷了好几十遍,可心里还是焦躁不堪。辰鬼忍不住又啧了好几声。
耳机里单曲循环着岑宁儿的追光者。
就像他深埋在心底的感情。

忘了怎么进这个圈子的了,只记得,那时候天几乎都要塌了。
考研失败。未来无从谈起。女朋友选择离开。

她既没有在你最辉煌的时候慕名而来,却也没有在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陪你共渡难关。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终的选择。
辰鬼想,自己不怪她。

说来说去还是怪自己。

就像现在几乎要落魄的仙阁。
整个赛季只赢了一场。
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并没有带来什么转折。过完这场胜利之后所有的比赛他们依旧输得很惨。

悍匪几乎都要撑不住。
老实讲他也快撑不住了。
追梦的路太漫长了,他可能等不到开花结果。他想。

忍不住开始咳嗽。看到那个人在仙阁的对面,全程紧绷着脸。
打着吊瓶的辰鬼看着直播看着看着就笑了。

打个比赛,这么绷着多不好。
就算我没来现场也别这么不开心嘛。
辰鬼自娱自乐地想。

笑过之后又开始咳嗽。
难受到几乎要把喉咙掏空,然后一路延伸下去,从肺到心脏。
辰鬼忍不住用手捂住嘴。

总算咳完他觉得有点不太对。
自己是吐了些啥?
摊开手掌:花瓣。

辰鬼懵了:这啥?自己是吃了啥才能吐出花来?
这波操作这么六的吗。

于是他发了个朋友圈。

花瓣的图,配文字:有没有老铁知道这是什么花?

以前一个在机场碰到的还和自己合过影经常深夜和职业队五排的妹子回复:向日葵的花瓣你都认不出来!?
紧接着她又评论了一句:等等,你突然问这是什么花……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然后辰鬼就被私聊了:兄弟!你是得了花吐症吗!
辰鬼:卧槽?三爷你别老给我安利一些新名词啊容易刷新我三观的好吗?
三爷:……滚。好好说话,你到底是不是得了花吐症?
辰鬼无奈:问题是,我真不知道花吐症是个啥啊怎么知道我得没得?
三爷:这个花瓣是不是你吐出来的?
辰鬼:……是。
三爷:我就不找百度词条祸害你了,我悄悄给你科普一下。花吐大概就是,你暗恋一个人暗恋得几乎要得病了然后你就会吐花。如果你不跟你暗恋的那个人接吻你可能得挂。哦不是可能。是肯定。

辰鬼:……
怎么感觉这个人这么喜闻乐见呢。

三爷:快说!你暗恋的人是谁!
辰鬼:……能给我点隐私不老铁。
三爷:可以可以。不过我就奇怪了,向日葵的花语……沉默的爱啊……你爱上了什么人啊,这么难说出口吗?

辰鬼没回她。

确实是很难说出口啊。
他要怎么告诉阿泰,我暗恋你很久了,暗恋到得了病不吻你就会死?

有些懊恼地抓了把头发。
看了眼手机,十点半了。水还没吊完。
咋这么烦呢。
他咂咂嘴,晚上也没吃啥。饿死了。

手机屏突然亮起来:鬼哥,病了?

哟,泰神。辰鬼简直想吹口哨,回他:对啊,在医院吊水。

等等,你在哪家医院,我去看你。

我发位置给你。来的时候带点吃的。

干啥你又没吃晚饭啊?

这不是感冒没啥胃口不就只喝了碗粥嘛。再说了什么叫又。

行行行,服了你了。给你搞碗皮蛋瘦肉粥可以不?

可以可以,跟人讲少放葱。

生病了还贼挑。行了别看手机了你,好好休息,我到了再给你打电话。

于是辰鬼就真的乖乖没再去看手机。而是闭上眼睛睡觉。

他被轻轻碰醒的时候还以为是阿泰。
结果睁开眼发现是个妹子。

鬼哥。妹子朝他笑了一下。

你是……辰鬼觉得自己应该不认识这个姑娘。
姑娘把微信的对话框页面拉给他看:三爷啊。

……!辰鬼被惊到了。原来现实中长这么清秀的吗。你也病了?他问。
没有。朋友住院,我过来照顾她。不过鬼哥。
嗯?
你的水快没了,该按铃了。

……辰鬼一看,大概知道三爷为啥把他叫起来了。
咳。

碰巧有个人从远处走过来,逆着光,像总在最后出场的主角。
阿泰啊。
辰鬼在心里偷偷的笑:他喜欢的人怎么这么好看。

完全不知道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多么奇特的笑容。

鬼哥!那个人朝他摇手,隔着远远的地就喊了起来。给你带了粥,还有蛋糕。
哇泰神如此贴心。了不起。

正巧第二瓶水也滴完了。护士听到铃过来帮辰鬼把针拔了,于是阿泰也就坐在辰鬼身边看他吃东西。
看了一会儿发现不对,他越过辰鬼:你是……?

我是三爷啊泰神。女孩笑眯眯地。经常撮合你和鬼哥的三爷啊。

……。阿泰想起来了,似乎每次他和辰鬼五排的时候这个妹子都在他们队。那真是谢谢了。阿泰非常不走心地表达了他的感谢之情。

不谢不谢。我去给我朋友打份宵夜,不打扰你俩谈恋爱了。
三爷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做了个心状。

辰鬼内心:woc这妹子不会看出来我喜欢的人是谁了吧?

你不是饿吗,咋还不吃?
吃吃吃。话说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
不是听无痕讲你病了。然后你没来现场,我怕你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不就来看你。
真假的。今晚打的开心吗。
开啥心,你又不在。
泰神我跟你讲件事……可能打完今年,我就要退役了。
……嗯。
我有个朋友发展的挺好的,想让我去他们公司,说他们公司缺人,待遇也可以。
……嗯。
……你只说嗯我很慌啊泰神。
我也挺想退的,毕竟年纪也大了。但我还想多撑一阵子,至少拿一次冠军,就行。做这行累,我都懂。那你,退了以后,还留在上海吗?
留啊,我那个朋友就在上海。
那不挺好,没事我还可以去找你蹭吃蹭喝。
泰神你再这样我要收钱了。
收什么钱你好意思吗成都那次是不是我请的客!
是是是,行行行,你随时来我都不收你钱,可以了吧。

辰鬼简直哭笑不得。这个人像个小孩子一样。
自己是怎么把他当成了光的呢。
也许只是看见这个人,心里对于梦想渴望的火苗,又会熊熊燃烧。
就像歌词:这么渺小一个我,因为你有梦可做。

被阿泰送到仙阁基地后,三爷的信息就发过来了。

辰鬼懒得打字回复,直接一个语音call过去:我怀疑你在我身上装了个监视器。
三爷在电话那头光是用语气都已经充分表达了她的不屑:我只是看到阿泰跟你出了医院然后猜到阿泰肯定会送你回基地于是我估算了一下大概路程需要的时间,不要崇拜我,我只是个学霸而已。
辰鬼:别叨叨,说正事。

三爷:正事?正事就是你还不告白?

……告啥白?辰鬼装傻。

你肯定喜欢阿泰。毋庸置疑。

证据呢。

证据?那头传来一声不屑的嗤笑,要不然我下次在你看见阿泰的时候拍张照?眼睛都快发光了还说不喜欢他。

辰鬼咳嗽了一声,问题是我们是两个男人。

老铁你是从哪个朝代穿越过来的,爱情这种东西你说得准吗。两个男人算个啥。幸好你没有爱上一只海豚好吗。

……那万一被拒绝了呢!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他肯定喜欢你。不接受反驳。

我还是觉得不靠谱。

你闭嘴。靠不靠谱都得试好吗你这样持续下去真的会死人的好吗!
三爷估计是急了,音量瞬间拔高好几个档。

好好好,等我做几天心理准备。
辰鬼特别敷衍地挂了电话。

结果三天过去了辰鬼啥动静没有。
只是咳出来的花越来越多。
第四天早上起来看到枕头边上一朵完整的向日葵,辰鬼心说,完了,再这样下去死都瞒不住了。

下去准备吃午饭的时候看到一个不速之客。

阿泰腿盘在沙发上玩手机。
辰鬼再次懵了:泰神?你咋来了?

阿泰抬起头看到他,抿了抿嘴,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站起来拽着辰鬼往上走。
无视神男在楼下“泰神你对辰鬼温柔点”的鬼叫。

辰鬼被拉着拉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房间的向日葵还没来得及收拾。

等、等等!泰神!辰鬼在阿泰拧开门把手的前一个瞬间握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说吧,我房间……有点乱……
阿泰盯着他:有什么东西不能给我看?

辰鬼支吾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啥来。

阿泰干脆直接把辰鬼往自己这边的方向一拉,门还是打开了。
也没看里面都有些啥,就用力地把辰鬼抵在门上。

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讲?
阿泰的眼睛里盛着委屈和愤怒。

如果不是三爷跟我讲你得了花吐,你是不是到死都要瞒着我?好玩吗?

不是,我……辰鬼想辩解一下。
结果阿泰没给他机会。

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辰鬼完全没反应过来,只是睁着眼睛很乖巧地看着他,然后眨了一下眼睛。

阿泰想了一下,又说:你要是敢说不喜欢我,我就亲你!
带着点恶狠狠的味道。

这回辰鬼听懂了。
于是他回答:我不喜欢你。

然后阿泰就吻了他。
还带着薄荷叶的清香。
大概是他之前吃的喉糖的味道。

吻完之后,阿泰问他:现在还不喜欢我吗?
辰鬼看着他:还亲吗。

阿泰就笑。
要我亲的话说一声就好了嘛,我还能不亲吗。

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个吻。

辰鬼在那之后,终于不吐花了。
之前吐出来的向日葵被好好的插在花瓶里。
灿烂而热烈地盛放着。

像他们的感情。
像那首歌。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你是光。
而我爱你。

一个关于女装衍生出来的故事

关于阿泰微博女装的梗
不甜你给我寄刀片(虽然我可以拒收)
ooc属于我
脑洞来源于一个姑娘发的阿泰微博的女装梗

辰鬼最恨阿泰老拿他穿女装黑历史来说事儿。
他不止一次跟这个人强调:“老子是个直男!比钢筋都直!!”
然后阿泰就会无视他。

废话。
就算你是个直男不还是栽在我阿泰的手上。
他某天帮辰鬼把被子盖好以防这个人感冒加重的时候在心里这样想。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距离2017秋季赛也过去了很久。
秋季赛一结束阿泰就和辰鬼在了一起。这是整个kpl职业圈都知道的事情。
每次瓜皮寒夜看见他们俩又混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用一种烧死现充的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们。

但辰鬼对这个秋季赛唯一的不满就是:他没有看到阿泰的女装。

“你就立一次穿女装的flag合适吗?”
“哪里不合适了?为了鼓舞士气啊,你看我一立flagXQ不是立刻就赢了吗?”
“那你立一次有什么用?难道不是应该立到秋季赛结束吗?”辰鬼继续循循善诱。
“你可拉倒吧鬼哥。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看我穿女装?放弃吧,你注定是下面那个,看我穿女装什么的就别想了。”

辰鬼的白眼简直要翻上天。
他心想:我可去你的。谁注定是下面那个。

其实他的重点对于阿泰女装的执念也没有那么深。但关键是这个人太得寸进尺了。
只要一逮到机会就要翻出他那张女仆装的黑历史照片评论评论。
辰鬼几乎要炸了。每次看到他那张照片他都想自戳双目。

然后他就决定,一定要扳回一局。
至少看一次阿泰的女装也好啊。

于是这个阴险的计划就在他心里成型了。
一定要让阿泰穿一次女装。
满足他的护士服心愿。辰鬼阴恻恻地一边刷着淘宝里的护士服一边笑。

阿泰莫名感觉脊背有点泛凉。
莫不是又要降温了不成?

在辰鬼好gay蜜王者峡谷荣耀王者40星的拾念的建议下辰鬼决定跟阿泰搞一次五排。
如果他俩一队谁经济高就可以向另一个人提任意一个要求,如果他俩不在一队那么赢的队提要求。

“好主意。”辰鬼心想。
老子就不信带上拾念老子还能输。

护士装到货的那天整个仙阁都感受到了辰鬼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黑化气息。

万万没想到五排那天拾念,他和阿泰在一个队。
辰鬼此时的内心:哎呀我去!?
看来只能看输出了。
只求别让自己打个辅助位。

打着打着发现不对。
他发了条微信给拾念:不连麦?
拾念回复他:我这边连不了。

然后他又发信息给阿泰:老铁咱俩一个队不用沟通交流的吗。
阿泰:兄弟我麦坏了。

……这么巧的吗?
辰鬼一脸【懵逼.jpg】。

等等另外那个“电竞bb机”不是小渝众多的某个小号吗!你以为你把1号去掉了我就不认识你了吗!!那个“我不是非主流的四爷”难道不是骑士老四吗!这么明显的小号你怎么好意思称其为小号!
……你们玩儿呢。

然后他发信息给四爷。
四爷回了他一串省略号。
然后附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符号表情。

“……”
他又发信息给小渝:连麦?
小渝:你们俩夫夫下次秀恩爱别叫上我。

……咦?exm?怎么就变成秀恩爱了!?
辰鬼内心已经完全是一脸懵逼了。

然后只能被逼上梁山地开始了游戏。

打着打着辰鬼心想,啊,没有交流的游戏真让人不习惯呢。

打到五分钟的时候,辰鬼还挺开心,抢了一个buff,他一个诸葛亮特别开心地一个人在草丛里刷野怪。

十分钟的时候他觉得有点不太对,自己猥琐发育这么稳的经济为什么比阿泰那个人低了足足一千块!?
不应该啊。

十五分钟的时候以敌方高地塔被破阿泰和拾念,小渝强推水晶而结束。
辰鬼看了一下阿泰的经济,感觉自己完全被刷新了世界观:阿泰打了个辅助位居然拿了mvp?玩呢?
拾念你说好的王者四十星是代刷出来的吗?

游戏一结束阿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鬼哥,记得女装哈!那个护士装我帮你代收了!记得回来穿给我看哟!”

“……”辰鬼一脸生无可恋。
然而赌约还是要遵守。

本来他买的是阿泰的码数,结果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自己挖坑自己跳?
辰鬼一边努力地把衣服往下拉,又实在觉得……有点羞耻。
他本来就比阿泰高,如果阿泰穿这件衣服还能勉强遮住大腿的话,他穿恐怕就只能遮住臀。

……
看着镜子里松松垮垮勉强只能到屁股的护士服,辰鬼心里泛起一丝丝绝望:这是什么新出的女装羞耻play吗……

但阿泰还没回来。
于是他干脆瘫在沙发上刷微信。
刷着刷着就睡着了。

而还待在XQ基地的阿泰大爷表示异常满足啊。
自己不但避免了一场穿女装的噩梦还骗自己一副穿女装了一波。想想就能笑出声来。
他很大力地拍了拍四爷的肩:“兄弟,稳。”
四爷:【对方不想和你讲话并向你扔了一个白眼.jpg】“辰鬼要是知道了真相估计能弄死我。”
阿泰微笑:“你要是不站我这边我照样会弄死你。”
四爷:“……快滚好吗。”

过了一会儿他又给拾念发了条微信:“多谢多谢。”

那边回:记得告诉我你们谈恋爱的具体过程,我好更文。
阿泰:可以,记得写好了发给我看一下。
对面:ok。

果然都是有交易的。

然后阿泰回家的时候,就看到穿着松松垮垮的护士服七仰八摊在沙发上毫无睡姿春光乍泄的他的小辰鬼。

于是他们就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以至于第二天辰鬼没能参加那群kpl职业选手的聚餐。

拖米表示:欸?泰爷?你居然来了不可思议。等等,辰鬼呢?
悍匪:emmmmm……你问泰神啊。
因为在kpl职业选手圈里人缘贼好所以也来蹭饭的同人耽美大神拾念:腰疼吧。
四爷、小渝:……眼睛疼。

于是那天以后职业选手微信群出现了这样以阿泰和辰鬼为中心的秀恩爱的表情包。

某一天辰鬼无意间扫了一眼微信群:陈顺吉!你给我滚过来!!

小剧场:有关于为啥辰鬼打排位被队友孤立的内幕。

阿泰跟拾念认识是一个巧合中的巧合。
他有一次打排位正好看到对面一个人的马甲是“泰辰一生推”,然后他想都没想一打完就去加了别人。那个人就是拾念。
认识拾念之后才知道这个人是个同人大神。
入了王者坑以后深陷他和辰鬼的盛世美颜(拾念强调盛世美颜是阿泰自己给自己强行加的戏)不可自拔然后就变成了泰辰圈里的一尊佛。写过各种泰辰长文。

所以辰鬼一直不知道拾念和阿泰认识。还远比辰鬼跟拾念认识得早。
也因此辰鬼和拾念说想坑阿泰穿女装然后一转身就被拾念告诉了阿泰。
阿泰又把四爷和小渝拉了进来。

为了不穿女装,阿泰决定让整个队暂时孤立辰鬼。在打怪刷野的过程中,为了让阿泰同学的经济起来,拾念四爷小渝默契地把所有buff都留给了这位阿泰同学。

所以辰鬼你如何能赢?
人家是五对五,你是一对九啊。

人生何处不套路。

【泰辰】城南花已开

上下十方:

*瞎几把写的


*OOC


*好不好 希望都能给个评论么么哒


题目是一首歌


阿泰接到辰鬼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刚好结束一场训练赛。他疲惫地捏了捏鼻梁,大脑却还隐隐约约有些兴奋。


“喂,鬼哥。”


半响都没有人应答,阿泰耳边只有教练分析战术的声音。于是开了门躲在楼梯边的窗户嬉皮笑脸地开口:“鬼哥,刚刚他们太吵了,我都没听见你说什么。”


窗户外的天黑漆漆的,连星星都很少,上海刚刚经历过一场秋雨的洗礼。放在耳边的手机的声音,是风的呼啸和辰鬼很轻很轻的呼吸声,微弱地几乎让阿泰听不真切。


初秋上海的夜晚带有凉意,这漫长的寂静却让阿泰的心突然砰砰地跳起来,瞬间背后蒙上了一层薄汗。


“恭喜你啊,泰神。”辰鬼的声音有些沙哑,分不清喜怒。


“诶,恭喜我逃过穿女装吗?”阿泰低下头,窗户外吹来的风吹干他的汗,又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哆嗦。


“我还挺期待你的女装呢,老铁。”


“那我们打个赌,下次比赛你赢了,我就单独穿给你看。”


又是良久的沉默,然后阿泰听到了一声轻笑,辰鬼沙哑的声音很温柔也很轻:“那我可能看不到啦,老铁。”


有的时候人就像光着脚站在刀锋上,没有退路的,越是害怕越是胆战心惊。阿泰的心没理由来的慌张,他闭上眼又睁开,狭小的楼梯间有一丝光亮,是训练室的门没闭严。


“鬼哥。”他只能喊他的名字。


“泰神,你有梦想吗。我现在,好像,找不到我的梦想啦。”


雨好像又开始下了,阿泰一瞬间分不清是窗外传来的声音还是辰鬼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鬼哥,鬼哥,你在哪里?”好像心底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辰鬼又笑了,轻轻柔柔的,他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你俱乐部楼下啊,泰神。”


人的一生中,很少会有这样的感觉。呼吸加速,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开始沸腾,然后蓦然红了眼眶。阿泰想如果有天能拿到冠军,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感觉。



“我以前的梦想就是拿个冠军,结果真的拿到了。后来就是再想拿个冠军,可是好像走远了。那种在赛场上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因为见过最高最亮的月亮,所有才更不能忍受深渊里笼罩的黑暗。就连在凌晨的小区里,都要找最亮的路灯下站着。阿泰看到的辰鬼,就是这样。路灯太亮了,辰鬼撑着伞,像颗小白杨一样挺拔地站着,看不清脸,甚至看不清他穿了什么衣服。


阿泰想起春季赛开幕式的那天,他和辰鬼站在一起,旁边的人穿着蓝白相间的队服。辰鬼长的白,很适合这样的颜色,那人就是这样端端正正地站在他的身边。


“鬼哥,我的梦想也是拿个冠军。”阿泰就站在俱乐部门口的屋檐下,他下来的急,没拿伞。是很细密的雨,他从这里看向路灯,那一圈亮光和密密麻麻的雨把辰鬼包围起来。


“你的梦想不是养猪吗。”辰鬼想了想,回了一句。


阿泰撇了撇嘴,脸颊陷下去一个酒窝,嘴里还含着一颗刚刚放进去的薄荷糖:“这也算,那我有两个梦想。”


“哇,泰神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阿泰看到辰鬼在向他走来,走的很慢。辰鬼有点认真的低着头看着路,小区路很不平,坑坑洼洼,地上的积水有点多。


“如果现在的梦想实现不了,那就换一个呗。就像我,我觉得养猪也是不错的选择。”阿泰一直看着辰鬼,明明很短的路,他却觉得辰鬼好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哇,那我不想养猪怎么办。”很意外,语气里有一丝丝撒娇的味道。


阿泰想起谁说过,辰鬼对外的那些人设都是假的,什么暖心小辰鬼。明明也是一个喜欢撒娇的人啊。他想,他是知道的,那个最真实的辰鬼。


“那不然,你可以养别的。”


“能养啥啊,老铁。”


“比如,比如我啊。”


这句话阿泰说的有点磕绊,脸颊有点烫。其实这样的骚话对他来说信手拈来,不明白自己在瞎紧张个什么劲。


阿泰看见一直在很小心看着地下走路的辰鬼停了下来,不在光源中央的辰鬼而是在他面前的辰鬼。俱乐部门前的灯光是黄色的,照在辰鬼身上,辰鬼的眼睛很漂亮。他就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阿泰。


阿泰觉得今天口中的薄荷糖好像有点辣,辣的他口干舌燥。手里的电话在刚刚已经被辰鬼挂断了,但阿泰还是那样举在耳边,他已经习惯这个动作了,全身有点僵硬。


阿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有些干的嘴唇,想开口说点什么。然后他看见辰鬼笑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弯起来。


“这个主意,好像,好像也可以。”辰鬼想了想,略带苦恼地又补了一句,“只是你要少吃一点。”


雨下大了,雨声其实能掩盖过辰鬼的声音,但辰鬼的声音仿佛放大了几倍准确无误地传入阿泰的耳边。


他说,可以。


可以。



第二天阿泰醒来的时候已经正午了,老四在楼下一直喊他吃饭。他坐在床上,昨晚的记忆一股脑地全涌上来,于是迫不及待的翻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一开锁屏就是微信界面,聊天界面是来自辰鬼三点的晚安。那人的头像是他们一起在成都当教练时拍的,在昏黄的成都,他们两穿的很像。


 
昨晚后来的时间上都花在坐车上了,他先送辰鬼回俱乐部,又再坐车回来。他能明显感到辰鬼的情绪的低落,可昨晚那个人还是那样笑着,他有点心疼。


在车上的时候辰鬼总是看着车窗上的雨珠出神,那样好看的眼睛像一颗黑洞,深不见底。阿泰想起,辰鬼说可以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


阿泰伸出手握住辰鬼的手,很软。两个人的手心都有些烫,可谁都没有先放开。



阿泰是结束训练赛的时候才看到的辰鬼的微信,这个人有的时候有点小话痨,还很爱发他的表情包,一发就是很多条。


聊天记录都是阿泰各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包,阿泰也不恼,很认真的一条条往下看。最新的一条是十二点左右:


赌约我赢啦,等你的女装哦。


【图片】


图片是上次比赛赢了的时候粉丝在微博下P的女装。


今天的上海没有下雨,一天都风和丽日。阿泰站在窗户边,天上的星星很亮,月亮也很亮。路灯下没有那个人的身影,只有小虫子围着路灯不停地转圈,有点飞蛾扑火的意思。他点了一根烟,烟雾缭绕里他回了微信。


好。赌约继续,下次我赢了,你也得专属女装福利。


不赌了不赌了。泰神强,我投降。


阿泰好像能透过屏幕看见辰鬼回这条微信的时候闪闪发亮的眼睛。



你看,一切都会好的。从现在到未来,开始会有人如同花朵一般陪着你。不论怎样,现实再坏,但还有希望。


 


 

啊啊啊啊啊啊仙阁赢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觉,我还能站回仙阁……
哪怕失意。
但我相信,你们终究会回来。
以及,等辰鬼上场。
大半夜的简直要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