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歌

被烦的有点窒息。
还是tag问题。
说话再怎么随性也要过脑子。
不要随随便便在公众场合发表你一些不太好的言论,第一对你自己不好。
第二,哪怕你是在帮别人说话,对别人也不好。
第三,你带tag,影响了其他使用这个tag的人的观感,总而言之,你损害了使用这个tag的其他人的利益。
tag不是你家朋友圈。
你如果想发泄就麻烦不要打tag。
你如果听不懂人话,我觉得大家不介意教你做人。
我说的是谁那个谁应该心里清楚。
我也没兴趣跟任何人撕逼。
因为不打算和智障计较太多。
鉴于这次智障已经到了某个程度,我也不想说的太委婉了。
怕那些上房揭瓦的人听不懂。
最后希望在大家决定当个智障之前都好好想清楚。

弃号了。
下一个ID见朋友们。
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已经非常佛了。
感恩相遇。
取关吧,爱你们。

我印象里的七百老师

给七百老师安排的独家。

我其实没有和七百老师面过基。
但介于我跟她都互相看过对方的照片(虽然开了美颜不过不重要。
聊一聊我眼里的七百。

她应该有一头像织好的黑曜石瀑布一般的长发。
垂到腰际。
太阳落在她发梢的时候,反射的光线让那一头长发看起来像是渡了金的德芙巧克力。(顺滑又美味对不起我又皮了一下

她的眼睛里应该有光。
太阳金色的光泽,路灯投下来的浅橘,和海面上漂浮着的湛蓝,都是她瞳孔里的颜色。

我印象里的七百,是个精致的小公主。
干净纯粹的傲娇小公举。

她有自己的格局。
善意而包容。
刚柔并济,有趣平和。

她笑嘻嘻地和你聊起天。
你会发现,她其实聪明机敏,不抖机灵,不瞎闹腾。
她平静地接纳生活,热烈地与世界相处。

渐渐的,你发现,和她相处,仿佛置身云层处打滚,或是在浅滩海水里浮潜。

她是多么温柔而乐观的姑娘。

请大家多关注一下这个花生味的棉花糖姑娘。
并且能够喜欢这朵花生味的棉花云。

爱她。

@橘子可乐.

????????
是……我的理解有问题?
您无授权转载,还要怪别人???
这个世道是我hold不住了。
打扰了,告辞。
(这年头智障真的都喜欢上赶着出来秀智商。呵。

✿:

我心好累🙃


edit:轉發/推薦功能就是用來推廣作品的。請大家好好利用。

所谓正义

瞎鸡儿拉郎。曹斌程勇。
结局难讲。
个人观点出没,不喜可以选择不看。


曹斌从小的格言就是,谁他妈敢欺负我姐,老子把这王八羔子的皮都给他扒下来。

他姐结婚了。
新郎一看就不是个靠谱玩意儿。
他偷偷问他姐,说,姐,这个人,你确定你要跟他结婚吗?

他姐当时笑了一下。
大概是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

现实往往不尽人意。

他姐没多久就离婚了。
可俩人还有了孩子。
曹斌本来想劝,想着毕竟有孩子了,要不然也将就将就呗。当初好歹也爱过。

后来看了眼他姐胳膊上的伤,硬生生把劝给憋了进去。

这他妈的王八犊子。
还敢家暴了我靠。

完全没有当初警校年级第一的全优生的冷静。
他冲到他姐原来那个家,把孩子带出来,说,去你外公家找你妈妈玩,我跟你爸有事情要谈。

孩子乖乖去了。
曹斌从窗口看着孩子走了,二话不说一个花瓶冲着他前姐夫脑门上砸。

你他妈还敢打我姐?活腻了吧你?

那个满脸都是丧气的男人躲了一下。
没怎么躲开,也许就没想躲。
喏喏的,也不说话。

曹斌感觉自己火气更大了。

你他妈给我说话!谁他妈给你的胆让你打我姐?你他妈算个男人吗!打女人?

男人还是没说话。

曹斌操起旁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东西飞出去他才发现那是根擀面杖。
那根大概确实能砸死人的棍子直冲他那前姐夫的脑门上飞去。

他看到男人的脸上也懵了。

完了。
要出事。

也不算什么大事。
程勇好歹还是躲了一下。
也就是轻微脑震荡。

曹斌在病房门口听他姐教育他。

程勇这个人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他是个男人吗?你去找他算账?你觉得他能说出什么来?你把他打伤了,万一他要告你,你怎么办?

……
曹斌胡噜了一把头发,不怎么办啊。
那是我砸伤的他。我负全责。

他姐被他气的转身就走。

医生说没多大事的时候,他好歹还是松了口气。
想了半天,又去医院门口买了个探病的果篮。

男人醒来头上还裹着纱布。
曹斌推门进去的时候有过一瞬间犹豫。
进去吗。

进吧。
自己干的事,好歹自己是个男人。
这点担当要有。

那啥,吃点水果吧。

男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下去。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要打你姐的……
我就是,当时脑子一团浆糊。然后就动了手。
对不起啊。

曹斌当时特想说,对不起有用要我们这些警察干嘛。

但他忍住了。
这个人躺在这里也是因为自己当时脑子里有一团浆糊。

行吧。
谁他妈还不欠谁的呢。
毕竟活着。

互相亏欠着呗。

后来曹斌就没怎么再见过程勇了。
但还是知道这个人开了家店,卖保健品。
主要卖壮阳药。

他听到程勇卖壮阳药的时候,居然还在想,这个人一看就是只能卖这种东西的人了。

再一次见到程勇,还是因为他姐。

他姐后来再找了。
人好,对他姐好。还有钱。
挺好,他觉着。
比程勇靠谱。

再后来,他姐跟他说,他们一家子打算移民。
程小澍当然也要去。
问题只有一个程勇而已。

程勇会不会同意把程小澍的抚养权给出去。

曹斌一听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可能。
就那个一根筋的王八羔子,这种事情基本上没有可谈性。

果不其然。

这场谈判的结果就是他在医院看到了他姐。

他冷着脸陪着他姐看完医生,再开车去警局。
毕竟某个他心里的王八羔子还在那儿。

车门一开他直接冲进去拿起东西就开始冲着前面一个点砸。

程勇在他这儿看起来永远都是一副受惊吓的模样。
要不然就是感觉没睡醒。
就像这种时候。
他被砸也还是不会左右躲开。
依旧是唯唯诺诺的。

我姐当年得瞎成什么样才能爱上这么个玩意儿。

你下次,再敢碰我姐,我他妈弄死你。

撂下狠话他就走了。

没再去管男人脸上面无表情里夹杂着的无措。

曹斌想,这他妈的傻逼玩意儿。
我他妈怎么曾经还居然有一个瞬间,会心疼这个生活不易的中年油腻老男人。

我也傻逼吗。

叹了口气,他的手插进发间,心想,要怎么说服自己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只亲爸爸的小外甥。

后来曹斌再去问程小澍,出不出国的时候,程小澍说,出吧。
我爸爸同意了。
他说明年可以的话,再送我出国。

同意了?

曹斌觉得,不可思议啊。
这个一根筋之前不是一直好爸爸得不行死都不同意儿子出国吗?
这回怎么了,转性了?

不过他没问那么多。
同意了,好事儿。
其他的他也不想知道。

那个时候他每天正在查假药的事儿。
查到头都大了。

本来要四万一瓶的药花五千能买到,这本来是好事。
偏偏国家垄断这个事儿啊。
见鬼了。
他是真不想接这个烂摊子。

没过多久,听说药价涨了,涨到一万。
没过多久,又涨了。
涨到两万。

曹斌接到电话,说有假药贩子的线索。
他带人冲过去把老窝给捅了。
药全抄了。
可人跑了。

张长林。
呵。完蛋玩意儿。
他啐了一口。

警察抓了半年,张长林也跑路了半年。

没想到人还没抓着,假药又出来了。
这次只卖五百。

曹斌觉着,自己是真的不想接这茬子。

从前他想当警察,是为了保护他姐。
后来他想当警察,是为了心中正义。

只是现在,他有点分不清正义了。

看到那个医药代表的时候曹斌眼睛翻得快只剩眼白了。

他看到这个人精英败类的样子就烦。

这个人还敢对他们的行动计划指手画脚。
操。
整个一傻逼玩意儿。

还查源头。
你他妈不就怕别人抢你生意吗。

最后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曹斌把脸拿冷水洗了快八百遍。

他也不想抓,上面给吗?
他不是没有犹豫过啊。

可阿婆望着他,眼角的皱纹像是快枯掉的油灯。
他不忍心让她失望。

他看着电视里那个医药代表看起来义正辞严的样子,忍不住又点了根烟。

操。
真他妈烦。

跟这种人打交道,他还不如去和程勇吹一瓶。
好歹程勇没有一副我就是救世主的恶心嘴脸。

张长林好不容易抓着了。
但就是不肯说源头。

局长给气的不行。

曹斌从一堆案底里抬起头,看了眼那个跟了自己挺多年的兄弟。
你先回去吧。

在那么多案底里,他看到程勇的名字。
自己那个前姐夫。

他拿起来又看了一遍。

最后还是去程勇的厂子里跑了一趟。
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很是面熟的人。
那个一头黄毛的小子。

也是个白血病人。

我们在查一起印度假药的案子。
你以前卖过印度神油,又认识几个白血病人。
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程勇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手里还叼了根雪茄。
你不能诬陷我啊警官!
他看起来无辜又真诚。

曹斌吊着眼角睨他。

这个人有问题的时候就会装成这副样子。

他之前去过程勇的店里。
看那一个店里全是印度神油。
眼角抽了抽,走私?

程勇那个时候比现在还会演。
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的样子:走私?小舅子你不能这么诬赖我吧?你瞧不上我也不至于诬赖我吧?

然后他那个时候怎么回答来着?
哦。
他说,购货合同有吗?没有的话营业执照还有税务登记证给我看一眼。

程勇几乎是秒怂。
别吧,看在我俩亲戚一场的份上……
样子可怜兮兮的。

他也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没想到现在还能来这么一出。

你看我这厂子每个月纯利就几十万,我有什么卖假药的必要你说,对吧。
很赚钱吗?

曹斌沉默着。
在程勇吐出的那口雪茄烟圈里,他做了一个选择。

他知道这个人大概就是那个源头。
但他想包庇他。

也许是因为,他认识这个人这么久了,这个人第一次做了件像男人的事情。

也对。
他站起身。

我送送你?

不用。
哦对了。

曹斌还想最后求证一下。

之前跟你打架那个假药贩子,抓住了。

程勇拿着烟的手顿住。
那挺好。为民除害。

曹斌翻了个白眼。走了。

这个人还是不会撒谎。
他想。

接到线索电话的时候曹斌其实不想去。
问题是不是他接的电话。
接电话的人一嗓子,整个警局怕是都听见了。

然后局长轻飘飘的一眼,他就得带着队去出警。

那个举报人是个保安,正叽里咕噜和他们逼逼叨说这群卖假药的人多么贼的时候,他看见有一辆车横冲直撞的冲出来,然后在他们开车追出去的时候,横在他的车前面。

车窗摇下来,他看见那个把头发剃了的小黄毛。
得。
他这一出现,坐实了程勇就是那个假药贩子的假设。

追吧。
还能怎么着。

没料到这个小黄毛是真的凶。

油门一踩档一换,直接把门给撞烂。
鸣枪声也不顾,就是可劲儿往前冲。

他下了车,本想着要不然不追了。

就看见呼啸而过的卡车正中那辆吉普。

这次是真完了。

曹斌第一次觉得,自己使不上力气。
他抱着那个把头给剃了的孩子,可就是感觉,比自己想象中,大概还要重了千百斤的样子。
这是条活生生的命啊。

况且程勇似乎很喜欢这个孩子。

我要怎么跟程勇交代。
怎么跟我自己交代。

他瘫在地上,看着那个孩子被赶过来的医护人员抬上担架,突然嚎啕大哭。

这不是他的本意啊。

他当警察,是为了除恶惩奸,是为了伸张正义。

现在正义呢?
明知道法有问题,可我还得违背良心站在法律的一边。
只因为我胸前还戴着这枚警徽。

他瘫坐在地上。

我大概爬不起来了。

这也许是程勇这辈子跑的最要命的一次了。

这条路好像没完了一样。

他觉得自己跑不完这条路。
他也不想面对自己那个前小舅子。
更不想问他,彭浩到底有没有事。

他跑起来的手心全都是汗。

等他到了的时候,他看见曹斌带着他的人站在那,曹斌还靠在墙上。

……人呢。
他死死盯着曹斌。

如果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彭浩的死讯,保不齐他会扑过去撕他的脸。

曹斌也觉得,这大概是程勇这一生中,少有的男人的时候。

这次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个王八羔子总算没有摆出一副好像哪个亲戚又死了的晦气的一张脸。

可他要怎么告诉这个人,那孩子死了的事?

没了。

这两个字几乎花光了他一辈子的勇气。

他明知道程勇会因此而崩溃。

那个男人扑上来揪住他的领子。

他才二十岁!
他只是想活命而已!
他有什么罪!
啊?他有什么罪!

曹斌看着他。

对不起。

这个案子我办不了。

曹斌跟局长说。
我能力有限。办不了了。

局长盯着他,像是想把他盯出一个洞。

他大概觉得局长会恨透了自己。

临阵脱逃,我他妈算个球的警察。

可是没办法。
他放了程勇第一次。
就会有第二次。

他没办法像抓捕张长林一样对待程勇。
他没办法把程勇摁在地上给他铐上手铐。
他做不到。

虽然这个人的确混蛋。

这个人人品一般脾气又暴躁。
人还怂。遇到事情就像条蔫了的海带。

可他就是没办法把这个人送上法庭,他没办法看着他进监狱。

我也希望偶尔能做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程小澍去机场那天,曹斌去接的这爷俩。

在机场,他看程小澍抱着他爹死不撒手。
眼泪跟脱了串的珠子一样叭叭往下掉。

抬头看到那个爹也是红着眼圈。

要把孩子送离自己身边,挺难的吧。
曹斌心里某个角落突然就柔软了。

大家都是人。
心都是肉长的。

他拍一拍人的肩膀。
送出去好。
将来比咱们有出息。

要不咱俩找地喝一杯?

他想告诉他,你别卖假药了。
我不在,保不住你。
最近查的严,等风头过了,你再说吧。

可程勇擦了擦眼睛,把还没来得及掉下来的眼泪擦回去,说,下回再说吧。

曹斌看着他的背影。
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

他其实还有蛮多话想跟这个人说。

想告诉他,是我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你。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个男人。
你只是后来不爱我姐了,才会凶她。

想起那天去养老院看了看程勇他爸。
老人家似乎被照顾的很好,一点看不出是前几个月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人。

又想起程小澍书包里的游戏机和脚上那双绝不算便宜的球鞋。

这个人哪怕穷的交不起房租了,也没有丝毫亏待自己的父亲和儿子。

他是个男人。
有担当。

曹斌笑了笑。

程勇还是被抓到了。

被诺瓦公司起诉的时候,他也去了。
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听那个道貌岸然的医药代表的律师陈诉自己的讼词。
他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那个穿着黄色小背心的被告。

他原来的姐夫。

怪不得他还是让程小澍出国了。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吧。

为了那个因为没有药而进入急变期自杀的,还是一个婴儿的父亲的人。
为了那个才二十岁,却为了保住走私药和自己信任的大哥而被疾驰而过的货车撞飞的少年。

你是为了他们,才敢这么做吧。

程勇临了上警车的时候,转过头对他讲,帮我告诉小澍,他爸爸,不是坏人。

曹斌点点头。
你当然不会是坏人。

程勇挤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
多谢。

曹斌看他上了警车,还戴着手铐。

你当然不会是坏人了。
否则张长林怎么会打死,都不肯说出你的名字呢。

你要是坏人,那个小黄毛,哪里会拼死都要护住你。

你是坏人,天底下就没什么人是好人了。

你只是想活得更好。
所以你永远,都不会是坏人。
我也相信你,不会是坏人。

小澍会跟我一样,理解你的吧。

程勇收到信还挺意外。
他没想到曹斌会给他写信。

虽然字不多,也就问问牢里怎么样。
吃的住的能不能受得了。
如果被人欺负了跟他说一声,他去跟狱警打声招呼。

也就这么多。
但程勇还是好歹感受到了来自前小舅子的关心。

我挺好的。
他回信。
我出来的时候,你来接我吗。

对方只回了一句话,等你出来再说。

他出狱那天,阳光正好。
树影倾斜。

曹斌两手插着兜,靠在那辆吉普上。

胡子剃了,挺精神。
程勇模模糊糊的想。

上了车,曹斌给他根烟。
他摇头,戒了。

后视镜里曹斌眼神仿佛见了鬼。

出去什么打算。

没想好呢。

假药别碰了啊。没人买了。

怎么了?

正版药进医保了,谁还买印度药。

……哦。那挺好。

你可以考虑继续卖你的壮阳药。适合你。

你不是知道是走私吗?

我不知道。

你少来。

他们喝了很久。

太多话来不及说。
但好在,他们都还活着。

一个走私,一个刑警。

运气不错。

程勇喝到后来,说话都不利索。

曹斌把他扛在肩上,问他,五百一瓶药,你当时在想什么?

程勇大着舌头:如果老吕还活着,这药,我可以让他一直吃到他当爷爷啊。可惜啊……老吕……

曹斌知道他有心结。

人各有命。
你只是不想被面临牢狱之灾而已。
你救了多少其他人再说。
别想了。
他们都没有怪你。

我也没有。

曾经我们的所有不愉快,都一笔勾销了。
程勇。

如果接下来的日子你觉得一个人太辛苦,我愿意陪你走下去。

马路上,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像最亲密的爱人。

我犹豫过什么是正义。

后来我发现,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其实就是正义。

写给那篇叫“情书”的文章的小长评。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不会没有人爱你。

但爱这个字,聪明人遇到了会想逃。
勇敢的人遇到了,也会想逃。

爱不是加减乘除,没有固定答案,没有一定的过程。

爱本身,就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也许辰鬼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想逃。

生活不是一首诗。
也没什么人能把生活活成一首诗。

也许正是看透了现实,才会不抱任何希望。

可是,这个世界上啊,总会有人拼了命的,想要给你一缕希望,好让你活得更加舒适。

阿泰大概就是这样想的吧。
一次告白也好。
二次告白也好。

也许他的内心知道辰鬼的犹豫。
知道辰鬼的不安。

他也不管这个人到底回不回复自己。
他只是想予这人以希望和爱而已。

如果你对未来还抱着观望态度的时候,不妨看一看一直在你身边的我。

我希望能成为你对未来有所期盼的动力。

阿泰是这样想的吧。

于是他没有退缩,也没有让辰鬼缩回他的蜗牛壳里。

他用超乎想象的理智的,那样温柔的嗓音,把辰鬼从地底带回了人间。

就像有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哲理。
能让行人脱下一层层衣服的,从来都不是严酷的寒风,而是和暖的阳光。

那些能让辰鬼慢慢卸下伪装的,是因为阿泰无处不在将他包裹住的温柔的爱意吧。

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辰鬼最后也许,稍微的,懂得了这个道理。

我们都会在爱与被爱里慢慢成长。

等下一次相遇,我会知道,我爱你。
一直都爱你。

感谢Claire姑娘的文字。

就像阿泰最后的表白。

我陪着你。

我们也陪着你呐,我们亲爱的姑娘。

@Claire

写给咩咩的一封情书

因为咩咩的零食还没买到。
(都怪我们这边是个郊区,小声逼逼)
所以她的礼物到现在还没能寄出去。

为了表达我对咩咩的爱,我决定给她写个长评。
以此来感谢命运让我遇见这么可爱的咩咩。

我是被我姬友安利了HP,然后看了一集电影之后顺带被我姬友带进德哈坑的。
突然有一天我看见了一个叫摇摇摇摇光的姑娘。
接着我爱上了她的文。

没过多久,摇光姑娘的推荐里出现了一个咩咩咩咩的阳。

我当时心想,啊,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推荐的人都这么棒。
然后我顺手就关注了这只咩。

我喜欢咩咩笔下的每一个他们。

喜欢那个因为哈利特意为了铁三角聚会换了行头而吃醋的小心眼德拉科。
喜欢那个为哈利解围,试图关心哈利却依旧口嫌体直的傲娇怪德拉科。
喜欢那个一边幻想爱人所有模样还一边写自己的同人发表的戏精德拉科。

同样的,我也喜欢那个软软的,对爱人的要求毫无抵抗力的哈利。
喜欢那个害羞内敛却坚定跟从自己内心的救世主。
喜欢那个温柔的,像夏天傍晚的清风一样的黑发少年。

在咩咩温柔却带着一股力量的笔下,那些少年和他们的朋友们,仿佛会开花的森林。
风一吹,就带来了扑鼻的清香。

在咩咩的笔下,那个金发的小少爷,说起当初那个拒绝了跟他握手的格莱芬多的时候,说起那个戴眼镜的黑发少年的缺点的时候,也许谁都不曾注意,甚至他自己,他称呼那个人“疤头”的时候,微微上扬的嘴角,逐渐加速的心跳,和带着宠溺的尾音。
那是藏在潜意识里,主人都来不及发觉的,从未言之于口的恋慕啊。

咩咩的文字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魔力。
也许情节不够跌宕起伏,可所有人都生动又立体。一颦一笑都仿佛在面前的空气里一晃而过,留下你跟在他们身上的情愫。
也许框架不够庞大,可你看完,长叹一声,说,就该是这样的啊。一切都该是她笔下的那样,流畅自然。

你看,那个蓝眼金发的男孩儿,其实说起另外一个少年的时候,身上每一寸皮肤都仿佛会发光。

这样的感情多动人。
你笑一笑,他的心底就会绽开烟花。

感谢咩咩。
感谢她写过这么多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和戴着圆框眼镜的救世主的故事。
感谢她温柔动人的文字。
感谢咩咩让我更爱他们。

每一个咩咩的故事里,无论结局如何,我都想,他们永远都是最好的他们。

有没有魔法,是不是麻瓜,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咩咩的笔下,他们是最好的他们。

而在我心里,咩咩也会是最好最棒的咩咩。

用一句咩咩文里出现过的结语来表白咩咩。

我对你日久生情,情有独钟,愿能钟爱一生。

我文笔不好hhhhhh,长评其实没有多少字(天呐我怎么这么不要脸),但还是希望咩咩喜欢!
以及,希望咩咩尽量不要发刀呜呜呜(´ . .̫ . `)
@一团软咩

给七百老师临时写的生日贺词。
文废抱住自己瑟瑟发抖。

祝七百老师生日快乐♥
@香格里拉香格里拉

她踩着落叶穿过学校旁的弄堂,黑猫安静的趴在人家的小台阶上打盹儿。

光阴从斑驳的影子里悄悄的溜走了。

弄堂外的马路上,骑着自行车的少年们高声讨论前一天晚上激动人心的欧洲杯。

太阳半藏在云层后面,透出薄薄的光,微醺动人。

那年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风从脸颊上经过,带来思念的人的呼吸和心跳。

后座的姑娘看见她来,梨涡被甜甜的卷起来,笑着和她打招呼。

然后她拿起桌上刚发的卷子。那些七弯八拐的公式似乎没有那么碍眼了。她坐下来,拿起铅笔开始在草稿本上写写划划。

她甚至听见了从前从没有过的风铃声。

叮叮铛铛,透明清脆。

回家的时候,从远方那个未知的城市吹来的风卷起她微长的发,明明暗暗的路灯亮起来,金橙色的余晖和微淡的橘光落进她的眼睛,像是夜幕海面上的星河。

我们都要慢慢长大。

然后遇见更多的美好。

所以不要忘记,你也是一道光。

亮的发烫的一道光。

在漆黑的深夜里,闪闪发亮。

生日快乐。

亲爱的七百老师。愿未来路上,你有酒也有故事。

你听,起风了。